湖北省通山县富水湖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富水水库“清流”行动碧水保卫战系列之二——势如破竹

发布时间:2018/9/20 8:53:03 来源: 阅读次数:25


时间:2018913

地点:大畈镇南北水岸水域

(杨传耀)通山大畈镇,位于富水河水库中上游,所处位置地势平坦、比邻杭瑞高速交通便利、水域面积宽阔达6.02万亩,境内大小库汊密布,尤其水库水位低于52米时,很多小岛显露,泷汊增多,水产资源丰富,常常吸引钓鱼爱好者前往,直接导致从网箱集中地转化为非法钓鱼屋集散地。

钓鱼屋起源早、发展快、收益多,围汊面积大、当事人态度恶劣,执法难度大。

按照全天行动安排,早7:30分,富水局行动组人员,驱车从杭瑞高速直奔执法地点——大畈和平村。

830分。行动组指挥长、通山县副县长柯振华,副指挥长、富水局副局长李小琼,富水湖风景区管委会主任阮友功、富水湖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石则华,以及通山大畈镇镇长徐良开,富水水库河湖长制办公室、公安干警及特警、县环保局、住建局、水利局、水产局、渔政站、海事局、公安干警及特警等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共110余人,相继抵达现场。

笔者环顾四周,被黄色电力工程作业车吸引了眼球,仔细查看,较上次撤违多了头戴安全帽、身穿电力灰色工作服的电力专业野外作业工,同时,在人群中发现了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医务人员。

富水局水政监察队伍共七人,统一着装,站着静听指挥。

阵容之大、队伍人员类别齐全,包括有行动指挥组、综合协调组、强制拆除组、应急处理组、医务组、电力拆断组、宣传报道组。分工明细,职责清晰,协调一致、步调统一。问询不推诿、问话不含糊、答话不啰嗦,言行果断、雷厉风行。整个场面,每一位在场者,奔前忙后,汗流浃背,你看到的和想到的,全只是一个词“执行”。

阵地一:和平村下礼湖库岸。

此处位于南岸公路和平大桥以下、大畈与慈口交界以上的沿河岸边。水域宽广且水深,适宜垂钓。830分,岸边一块开阔地上,大型吊车已经吊起了2座鱼屋,正在起吊水下所剩鱼屋。公安干警、特警等人员站在吊车周围,成弧形散开,边劝散人群,边指挥吊车司机,维护现场秩序。

“快过去点,吊车下危险”,“抓紧屋角,掌握平衡”……,声音此起彼伏。“慢点放、慢点放”,指挥员站在一旁盯着吊车对司机喊话。

起吊进程中,其他工作人员逐一清理岸上钓鱼屋内的财物,随后,挖掘机逐一实施铲除。前后不到1小时,起吊、清理、铲除有条不紊,人员安全、吊车作业安全,顺利完成了安排的各项任务。

阵地二:和平村上礼湖滩涂地。

10点前,阵地实施转移。海事执法船、渔政执法船、渔政巡查快艇,从水路开往,并拖离水域中央的几处鱼屋。参与人员从南岸公路驱车抵达。

在撤除鱼屋电源线中,电力专业人员顺着电线走向仔细排查,先切断接线点,在收线中,发现可能存在盗电行为。在场的指挥人员立即指派电力和公安部门要联合调查,工作人员必须认真查明缘由,对确实存在盗窃行为者,要联合立案、严肃查处。对接电行为一旦涉及到私自为其接线的电力人员,将坚决问责。

从鱼屋照明来源这一关键环节切入,这一做法,切实从源头上铰断违法条件,查处当事人的也可检验部门工作作风。

追根溯源,不失为工作中的重要举措,更可在突破难点、打破僵局上提供切实可行的措施和办法。

虽然,少数村民扯皮、横蛮不讲理,甚至埋怨政府人员,大畈镇镇长徐良开摇了摇头,显得很无奈,对着库民们,问到:“政府人员一年来,做工作多次,公告你们不看,逐家逐户上门”。富水局水政监察支队长朱敏讲到:“十次劝导不及一次行动”。徐镇长很感慨:“对,动员千遍不及行动一次”。此处共集中销毁大小鱼屋10多个。

阵地三:和平村委会前和平大桥下水域。

时间11:20。和平村委会办公楼对面,可以清楚望见“咸宁核电站”五个大字。其右边是和平大桥,也是富有河汇入水库的交叉处。

“现在随两艘大执法船前往九宫镇富有河,拖离钓鱼屋”,一声令下,海事、渔政、富水局、环保监测、水利、水产、交通、住建部门人员争先恐后跳上船。

滩地上,挖掘机不停地钩住、拖拉飘在水边的钓鱼屋,扬起前臂甩向滩地,逐一对准,随挖掘机前臂的伸缩、舒展,鱼屋铁顶棚被扒拉出“啪吱吱”的声响,夹杂铁桶被砸瘪泄气的“呲呲”声,现场纯然是轰隆隆挖掘机在奏交响曲,被砸瘪的铁桶堆积如山。

炙热的阳光下,人人自觉坚守在阵地。汗水多,歪着脸就着臂膀擦一把;渴了,掏出口袋的矿泉水倒两口。

富有河来回30余里,船速慢,为安全起见,20余人直到下午快2点才赶回和平村前的滩地吃中饭。富有河14处钓鱼屋全部拉出集中销毁。

“快艇怎么了?”,指挥长柯振华见快艇熄火,不由问起。“没油了”,皮肤黝黑、看上去快退休的、着装渔政服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在得知今去两年,因富水湖执法事务多、快艇耗油量大,办公费用严重不足时,柯县长毫不犹豫从自己腰包掏出300元,说道“快去,加快进度,徐镇长,安排一辆车去加油站”。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让笔者肃然起敬。

中途还听说,一处被搁浅在滩地上的鱼屋,且地板是铁板,与漂浮铁桶间被焊死,20余人推拉,前后费时近1个小时,无一人退缩,无一人喊累。

站在一旁观望的10多位群众,其中一位说道:不讲人情全部销毁,人人平等,不留一只铁桶全砸瘪,这样干我服,我也是在观望,在看事态发展,不然早也干上了。百姓的眼光真的很雪亮。

正因百姓心中有杆秤,拆违工作进展顺利,阵地转移几乎是90分钟一回合。

继而,兵分数路,逐个库汊寻找鱼屋鱼筏,为赶进度,渔政快艇专门执行搜索,渔政和海事执法船实施拖离,钓鱼屋集中到统一销毁点,工作人员轮番上阵。

1510分,九宫山富有河水域13处以及和平村周边水域8处鱼屋、数个油桶筏子被逐一拆除。阵地转移在即。

阵地四:大畈官塘村希家塘。

联合执法行动组,马不停蹄驱车,快速抵达官塘村希家塘非法围汊堤坝。笔者随手掏出手机正好为15:30分。

此处围汊筑堤100余亩,听随行者窃窃私语“就是那人”,远处望去,当事人全某在等候。

听大家边查看堤坝边议论到,全某对日常渔政、海事、水政等职能部门巡检,从不接听电话、不露面、不理会,且都说从没见到过当事人,是典型的抗拒者。

在了解具体情况中,此处非法筑坝拦汊、坝堤不断加高增宽,每次巡检执法无法实施,决定实施强拆整改。

在问话中,通山电视台记者手持摄像机对准当事人拍摄,富水水库河湖长制办公室和富水局等单位的宣传人员也持相机和摄像机,记录了全过程。

柯县长再三宣讲法律法规,阐述拆除法律依据。相关人员介绍情况,开导当事人思想并纠正其错误认识。

执法组综合各成员单位意见,要求其立即自请挖掘机,快速行动。

在法律法规的强大威力和舆论压力、强大的执法阵容和声势的震慑下,全某答应自请挖掘机,并马上行动,请求在3天内完成堤坝挖掘。对此案件进展,职能部门将继续实施动态监管,确保拆除到位。

随即,执法队伍快速转移了阵地。到下午18:30分,当事人给大畈徐镇长手机发来挖掘现场的视频。

阵地五:大畈老虎洞、执法焦点。

抵达谭姓两人建立的鱼屋所在地,正好下午16时。其中,一人构建面积最大、时间最早,且开办水上餐厅,违法构建物总面积达1700平方米。一人用废旧采砂船改装的数量多达11只钓鱼屋、且多次上门拒不配合。

“绿水青山不能用金钱买得来”,柯县长简短的一句话,行动组积极行动。

按照分工,强拆组人员搬离水上餐厅上的物品,公安干警、特警清场。执法船在周边垅汊搜索被藏匿的鱼屋,从下午16点到晚上20点,8只鱼屋全部搜寻到并被拖至水库岸边一个小地名叫九门的滩地上,加上11只改装船,共19只全被拖上岸,挖机在手电筒、小车远光灯的照射下,逐一被销毁。

大畈镇镇长徐良开电话通知晚饭时间从18:30推迟到19:30,继而,再次电话延迟1小时。

强大阵容之下,当事人明白大势不可挡、民意不可逆。并积极配合,几乎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阻碍乱象。

天色渐晚,视线模糊,水上作业不便,加上船只行驶缓慢,直到晚上2010分,才啃下这两块“硬骨头”。

阵地六:阵地外的“新战壕”。

晚饭开饭时间为20:30分。

执法大行动“新战壕”,“延伸的防线”——不搞一阵风式的执法,要建立长效机制,要真正让联合执法成为库民心中的天平、政府担当的标尺、打击一切涉水事项的准星。

饭桌上,连续高强度奋战的柯县长,边吃边问询相关情况及细节。并皱下眉头、思忖片刻,对大家讲到:一是环保部门,要及时做好鱼屋废弃材料的处理,以免一旦暴雨水位上涨,废弃物漂浮到水库发生次生污染;二是各部门要继续大力配合,安排专人,协助富水局水政监察加强库区巡查,继续搜查违法行为;三是建议由富水局督办,动态监管围汊和非法构建物的事态发展,巩固拆违成果,绝不可让其反弹,尤其大畈镇要从思想认识、行动措施、后期监管、共同管护上,要与富水局密切配合、思想、认识和行动达成一致。

省富水局将继续加大巡查力度和密度,动态监管库区,继续调查库区鱼屋、废弃网箱等非法构建物和围汊筑坝,联合各部门、克难攻坚各个突破,力争于月底前彻底清除干净,及时打击非法涉水事件,保障水库运行安全、强化水质监管、优化水生态水环境,保护好水资源。

大畈彻查,从南转北搜寻每一库汊,不留一个死角和盲区,倒逼围堤和鱼屋当事人,实施阵地战逐一销毁,再现库区综合整治之决心,凸显联合执法大行动之威力。如同2017年网箱撤除一样,统一指挥、周密部署、行动一致,集中销毁、巡防威慑,大力打击,严肃惩处。

多次阵地转移,尽管大家身疲体乏,但都露出喜悦的面容。

大畈的一天,目前为止是耗时较长、阵地最多、销毁量最大的一天,更是啃下“硬骨头”、破除阻力和难度最大、战果最佳的一天。无论是从阵地实战到思考布局,收获满满。

绿色发展,生态优先;绿色长廊,美丽富水,正如画般徐徐展开。